大部分都是被挤下还有一部分躺在了岸边

分享到:
而就在陈留城一片大乱之际,就在距离李林城外大营北方的不远处,有一处河流,这里是黄河的直流,水流十分的湍急,纵然是水性极好的人,也不敢在这里下水,若是失足落水,结果也就不用多说了,但是现在就在这里,却站着万一万多人,都是青壮年的汉子,但是大部分都是手无寸铁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这是怎么回事,带我们到这里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对啊,不是说陈留的魏续,侯成二位将军投降了辽侯了吗?我们现在又有粮草了,有粮食吃,因为要挪营,所以才带我们出来,但是带我们往北走干嘛啊?”
 
   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文远将军呢!”
 
    这一万多手无寸铁的人正是李林营内的曹军俘虏,而其他几千手里拿着兵器的士兵呢,他们胸口的皮甲之上都绣着两个黑色的大字,破军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将军!都已经准备好了!”一名士兵跑到了一名小将的身边,拱手道。
 
    小将点点头,道“好!”
 
    “将军!我们…………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士兵还是有些犹豫,迟疑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哗啷!”只听是刀剑出鞘的声音,士兵立即感觉脖子一凉,一看自己的将军手里拿着林刀,而刀刃正架在自己脖子之上,士兵吓的立即流出了冷汗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你的命是谁的?”那小将冰冷的眼神看着士兵,缓缓的问道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八十九章
 
    士兵看着小将冰冷的眼神,有些心颤,立即低头道“是主公!”
 
    “好!既然知道是主公,那么主公吩咐的事情就不必多问!”小将将林刀收了回来,幽幽说道。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立即喊道。
 
    不错,这个小将就是现在破军营统领,郭淮,在李林大军进城之后,郭淮奉了李林的指令,将营内的曹军俘虏骗了出来,带到了李林指定这个地方,而要做的,看着前方不远处,奔流涌进的黄河之水,不言而喻…………
 
    破军营一直瞪着眼前的曹军俘虏,c,但是看着前方的河水,众人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,跟刚才的那名士兵一样,他们心中同样也也有疑问,但是只要是主公的指令,他们就要照搬,破军营是为了攻城破寨而建立的,这些士兵进入道破军营之初,训练的便是要遵从李林一切命令,勇往无前,只要是李林的支使,就不会有后退,这样才能真正的拿下眼前的城池,不然攻城的时候,面临着城头之上,弓矢箭弩,石块木桩,火油开水,一股脑的倾泻而下,要是谁心中有了退意,那该如何,攻城的阶段,
    “诺!”一旁士兵喊了一声,破军营将士接令,立即大喝一声“哈!”举起手中的盾牌,护在胸前,一步一步的向前,而他们的前方,便是一万余的曹军俘虏,而曹军俘虏在往前,便是涛涛的黄河之水,不错,破军营就是要把这些曹军俘虏,一点一点的挤到黄河里面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啊!幽辽军要杀了我们啊!啊…………”惨叫之声立即响了起来,曹军疯狂的向着黄河的反方向冲,但是那个方向就是破军营士兵的方向,破军营的士兵早就在曹军俘虏守卫围着一圈,就好比已到坚固墙壁,只要曹军向前冲击破军营的盾墙,破军营的将士就会一手举着盾牌,一冲举起手里的长刀向曹军俘虏刺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破军营的兵器乃是李林特殊装备的三尖两刃刀,可以砍杀,也可以突刺,不一会,第一排的冲击破军营盾墙的曹军俘虏就到了下来,但是这样也不会停止破军营将士的前进,踩着曹军俘虏尸体,破军营将士继续前进,还在不断的砍杀着手无寸铁的曹军俘虏…………
 
    虽然在破军营将士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不忍,但是坚强的意志力控制着他们,营内的情况他们也是知道的,因为粮草,曹军俘虏差一点哗变的消息也传到了他们的耳朵当中,眼前的曹军俘虏不死,就预示着己方将士的粮食就会不够吃,两下选择,破军营当然会选择己方的将士,所以眼前的曹军,必须死!
 
    破军营将士一步一步的逼上前,后面的曹军已经退无可退,随着一个一个的惨叫声响起,在最后一排的曹军俘虏纷纷的掉下了黄河,在掉进黄河里的一瞬间,便被湍急的黄河水卷走,一声哀嚎之后,直接就没了声音,河面上也没了那人的影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郭淮在后方看着这一万多曹军俘虏,或是被挤下了黄河,或是被自己麾下的将士杀死,郭淮手里紧握着刀柄,手指已然有些发白,郭淮年岁不大,年仅20多岁,这样的场面,也是第一次见到,心里怎么会好受,嘴里默默的嘀咕着“就像元杰的那句话,你们这些人,要怨恨,就怨恨这个世道吧,是这个世道害了你们,而不是我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好一阵,一万多的曹军俘虏,已经全部死亡,大部分都是被挤下了黄河,还有一部分躺在了岸边,要是还有一口气的,破军营也不会补刀,郭淮喊道“将岸上的尸体,不论死活的,全部丢下黄河!”
 

欢迎转载官方高频彩直播网-官方高频彩直播网投注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官方高频彩直播网-官方高频彩直播网投注 » 大部分都是被挤下还有一部分躺在了岸边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