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人的打法都是以快对快完全没有缠斗技技所

分享到:
   终于等到了布莱恩放风的时间,杨逸再一次和布莱恩一同进到了烟囱。
 
    再次和布莱恩坐到了摄像头的死角,杨逸把手放到了布莱恩的手边,而布莱恩从杨逸的手上接过了两个小东西的时候,手颤抖的很是厉害。
 
    “试一试。”
 
    布莱恩摊开了手心,看了看里面的两把塑料钥匙,然后他长呼了一口气,随即拿着其中一把钥匙插进了脚镣上的钥匙孔里。
 
    布莱恩非常小心的转动着钥匙,稍过片刻后,布莱恩用左手轻轻搬动紧扣着他脚腕的铁环。
 
    铁环打开了。
 
    布莱恩闭上了眼睛,他轻微的喘了口气,冲着杨逸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慢慢的把钥匙转回去,将铁环重新扣紧之后,布莱恩换了另一个塑料钥匙,随后他再次开启了脚镣。
 
    “真厉害啊……”
 
    用极低的声音感慨了一声,布莱恩重新扣上了脚镣。
 
    在没有见到实物的情况下,汉克做了两把钥匙,而且全都能用,说他一声很厉害绝对不过分。
 
    杨逸轻声道:“你要暂时忍耐,我的事情必须做完才能走,而且我还没想好怎么才能越狱,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 
    布莱恩轻声道:“只要能打开手铐和脚镣我就能出去,我在放风的时候打开手铐和脚镣,等靠近外面的持枪警卫时干掉他,夺枪,只要我有枪,那就没人能拦得住我!”
 
    杨逸皱眉道:“太冒险了!还有,你已经二十多年没有碰过枪了!”
 
    布莱恩仰头看向了天空,小声道:“枪,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,二十多年没有摸枪,这对我完全不是问题,有枪在手,我即死神。”
 
    杨逸低声道:“还是太冒险,强行杀出去这种事还是别考虑了,你从特殊监区杀出去只是开始,外面还有重犯监区,有四道围墙需要突破,这监狱里面有将近二百个狱警,你觉得能杀出去吗?所以,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可靠的方式,我有帮手的,我们再想想别的方法。”
 
    布莱恩低声道:“我不知道外面的地形,回头最好回头给我一副完整的地形图,还有,你要做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我要杀一个人,野兽韦恩,在杀了他之前我不能离开。”
 
    布莱恩淡淡的道:“我帮你杀了他,你只要负责考虑怎么越狱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苦笑道:“不,你不能杀他,事实上我也不能杀他,这事儿说起来有些复杂,我们还是只考虑怎么越狱的事情吧,有了办法我会告诉你的,还有一件事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杨逸很认真的道:“在克林特值班的时候,你绝不能越狱,如果有了机会,那就在乔治值班的时候越狱,克林特是我朋友,我绝不会害了朋友,记住这个,可别搞错了时间。”
 
 第一百四十六章 恢复状态
 
   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杨逸还没有一个可行的计划。
 
    简直就是一团乱麻。
 
    杨逸已经和布莱恩见了三次面,他们讨论了很多套越狱的方案,但是在杨逸看来没有一套越狱的方案是可行的。
 
    想要悄无声息的越狱基本没有可能,外面没有人接应的话,基本上也无法离开。
 
    布莱恩想要强行越狱,他觉得只要能夺到一把枪就可以,但是杨逸觉得布莱恩已经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了,他被关了二十多年,根本就想象不到现在的世界到底有多么发达。
 
    或许布莱恩真的能够杀出监狱,可是杨逸和其他人呢,还有,离开监狱只是第一步,到了监狱外面以后怎么躲避警察的追捕,怎么躲避特警的追杀,没有车,没有接应,就连可以替换的衣服都没有。
 
    越狱成功可不仅仅是离开监狱的范围就算了的。
 
    而且杨逸也不知道张勇到底该怎么进入特殊监区,在他看来,张勇根本就没机会和野兽韦恩见面,更没机会和野兽韦恩决一死战。
 
    所以杨逸是真的发愁。
 
    又是一天的清晨,杨逸吃早饭的时候都在思前想后,以至于他都没注意张勇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跟前。
 
    张勇直接坐到了杨逸的对面,然后他一脸平静的道:“在想什么?这么入迷,以至于连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这不是兄弟们都在吗,勇哥,有事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,晚上我会和你搬到一个牢房里,我已经打过招呼了,其他没什么事,就是想通知你一下。”
 
    说完张勇就站了起来,然后他朝着杨逸低声道:“我很久没检验你的进度了,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 
    张勇说完就走了,看着张勇的背影,杨逸其实很想叫住他的,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,也想问问张勇是怎么做到的。
 
    和张勇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而且每天都能见着面,不过也就是见见面而已,两个人连话都说的很少。
 
    不是杨逸的问题,是张勇,张勇不想被任何人打扰,包括杨逸在内,所以在张勇教了该教的东西之后,就再没和杨逸再像以前那样好好的聊过一次。
 
    既然又要住到一起了,杨逸觉着有什么话还是到了牢房见面再说好了,想必张勇会解答他的问题。
 
    现在杨逸已经习惯了他的工作,没什么可说的,因为心里惦记着事儿,让他觉得这一天过得分外的慢。
 
    下午四点,杨逸随着换班的狱警回到了重犯监区,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牢房。
 
    当杨逸回去的时候,汉克已经不在了,而张勇站在了牢房的中间位置。
 
    看到张勇,一肚子疑惑的杨逸立刻道:“勇哥,出了什么事?”
 
    张勇摆了下手,然后他沉声道: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动手吧。”
 
    一句话说完,张勇啪的一声摆了个拳架,然后向前一跃就朝着杨逸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杨逸有些猝不及防,但这两年多的时间他可一天都没敢浪费。
 
    张勇最擅长的是咏春拳,杨逸最擅长的是绵张拳,而绵张拳最大的特点是凌厉而致命的进攻。
 
    杨逸没有选择防守或者闪避,当张勇突然出手之后,他下意识的就选择了还击。
 
    以攻对攻,张勇打杨逸的头,杨逸就去一手切张勇的面门,另一只手想捞住张勇的胳膊。
 
    杨逸的反应够快,张勇的变招也很快,两个人的胳膊相交,还拼了一脚。
 
    两个人的打法都是以快对快,完全没有缠斗技的使用,更不会出现地面技,所以两个人的交手极快,噼里啪啦的几次急促的响声后,张勇一拳打在了杨逸的正胸口,然后又是一拳再次印到了相同的位置,而在中了张勇的两拳之后,杨逸的拳头才终于到了张永德咽喉前面。
 
    张勇快速向后一跃,在杨逸疼的弯下了腰而无法追击的时候,张勇急声道:“停。”
 
    使劲的呼了口气,杨逸快速的揉着剧痛的胸口,而张勇则是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看来你这段时间没有放下。”
 
    杨逸深吸了口气,道:“当然没有放下,就是没人陪我练手了,我觉得进度不算快。”
 
    张勇摇头道:“可以了,很可以了,两年练到这个地步,你出去基本上也没什么对手了,当然,可别小看了别人,这天底下厉害的角色到处都是,各有各的打法,各有各的特点,你要觉得自己天下无敌,那就一定会倒霉。”
 
    杨逸略微有些兴奋,因为他很久没检验自己的训练成果了,现在得到了张勇的承认,他当然很高兴。
 
    “勇哥,要不再过几手吧?”
 
    张勇摇了摇头,道:“就刚才我已经看出了你的水平,你的进步一直都比我料想的要快,不用再试了,以后每天我会和你过过手,现在不用着急。”
 
    “好吧,那你为什么又肯回这儿住了呢,你有办法进去特殊监区了吗?”
 
    张勇皱眉道:“我的事情你不用管,我自己会处理好的,你只要管好自己就行。”
 
    杨逸突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,而张勇使劲儿抽了抽鼻子,随后他用手背擦了擦鼻子,发现手背上一片殷红。
 
    “勇哥,你流鼻血了!”
 
    张勇皱眉道: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 

欢迎转载官方高频彩直播网-官方高频彩直播网投注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官方高频彩直播网-官方高频彩直播网投注 » 两个人的打法都是以快对快完全没有缠斗技技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